霜打的茄子

蔫了

描屁屁

一九九七年一月,我終於來到世界盡頭,這裏是南美洲南面最後一個燈塔

今天你路过了谁,又有谁错过了你呢,这里是从你的全世界路过,我是陈末。

如果是路过,那我就在终点等你。

我本是女嬌娥,又不是男兒郎。

人间,只是抹去了脂粉的脸。

小樓依舊當年貌,世間已無程蝶衣

随便式草图